一直都很自豪身體狀況維持挺不錯的,才短短六個小時,我就幾乎快要倒下,人真的要謙卑一點、不能太驕傲阿!!

 

2/15 周三看中醫時,中醫師特別叮嚀我要再多吃點瘦肉,蛋白質還不夠,因此中午立刻跑去ATT 4 fun 吃火鍋吃到飽,而主要是要吃它的安格拉斯牛肉。

 

IMG_2532.JPG

 

 

這一間在前年生病治療時就有吃過,當時和戰友們每次化療完就會到這邊進補,而我們的血球狀況也表現挺不賴。

 

可能是太久沒吃這麼多肉了,回家用過晚餐後,發現肚子很脹,當時我還想著一位腸阻塞的大姐,原來這就是塞住的感覺,真得好不舒服。

 

睡覺後沒多久,大概十二點多,肚子開始有點痛,這和化療後的拉肚子感覺差異並不大,所以就去廁所拉拉肚子就再回去睡,但是肚子左下側仍然有一塊很脹的感覺。

 

後來大概兩點、三點、五點,每一個多小時,肚子都很有感,而且到半夜三點多那次,還因為肚子左下側比較沒這麼脹,感到很慶幸,覺得終於沒塞住了!!

到了六點,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到了廁所,我已經站不住,出來時已經眼冒金星,我覺得我已經快要倒下了,我幾乎是用爬得才爬到客廳,

當時老公 J 已經起床準備讀聖經、晨禱,

他一看到我的求救,整個嚇傻了,事後他形容我的臉非常慘白~~

聯絡了婆婆來支援兩個小孩的起床事宜後,我們就趕緊跳上計程車去掛急診。

 

******************************************************************************************************************************************************************************************

 

抽血或是放軟針吊點滴,對我這種雙手禁治療的病人而言都是一段折磨,

我從進門掛號到躺在急診病床上和醫生對談,都不忘一直拜託,讓我可以從人工血管進行。

 

當然醫生也不只一次的拒絕我,因為在急診室感染源太複雜,如果一旦讓人工血管遭遇不測,最後是要整個拔掉的,這樣的風險太大了!!

 

 

我不死心地轉而拜託老公J,快點搓熱我的雙腳,因為接下來的抽血,我心裡感到相當相當不妙~~

沒多久,一位看起來身形胖胖、面貌還算忠厚的男實習醫生、帶著一位護校的實習生拉開我的簾子....

 

 

 

「恩,我們準備抽血了.....」男實習醫生口吻有點無奈,我想不是只有我覺得這是一場硬仗,他應該心也有同感吧...

而在旁的實習生似乎想表現什麼、還是因為太稚嫩了,人生第一次接觸從腳抽血的病人怕被我的腳揮到,居然在旁嚷嚷地說「ㄟ~妳腳可不要亂動!!!」

我無力爭辯、因為我現在只想祈禱著有哪條血管願意自己浮出來!!!  

 

 

 

當實習醫生掀開我的被子,我的經紀人老公 J 立刻從我身旁一個箭步地到我腳邊,盡責地要告訴醫生哪條是我平常可能抽得到血的老血管 。

醫生很努力地想從我慘白冰冷的雙腳找到那條老血管,無奈地只看到老血管在過去這幾個月於皮膚上留下如彈孔般的點點痕跡,卻怎麼也摸不到那條老血管。

 

接下來的幾分鐘,實習醫生很盡責地把我的雙腿、雙腳都摸遍了,完完全全沒有一條血管看得到、摸得到....

我又急又虛弱地在臉頰邊留下了串串眼淚....

 

護校實習生又試圖想做什麼事情來安撫我,我心裡覺得很孤單、沒人懂我的害怕,我回了句,「那妳自己來抽腳看看?? 」

頓時空氣一片凝結....

 

 

隔沒多久,突然來了位看似較資深的女護理師,溫柔地說著,讓我來試試看吧!

輕輕柔柔地掀開我的被子,很慢、很仔細地看著、摸著我的雙腳,我知道她懂我,她真得懂我!!!

我甚至覺得她把我的腳當成自己的腳在愛護著.....

當然,我的心也跟著安靜了不少!!

 

 

 

沒多久,她開口了,如同剛接觸時如此的溫柔,沒想到...她居然是說「你要不要試試看從鼠蹊部抽??」

正當我還在想鼠蹊部在哪個地方時 (因為實在太少用這個名詞,有點轉不過來,就是通稱的該逼啦!!!),

她沒停止地繼續說著....

「肉比較多,很多人都說比較不痛喔!」

「直接抽動脈血,很快!!」

 

 

她試圖丟出一連串的利多,讓我像吃了甜蜜蜜的糖一樣,居然有點飄飄然地快被說服了...

在我還在最後猶豫時,她突然又再補上一句,通常抽鼠蹊部也只有我們急診可以做喔,平常門診抽血是不行的喔!!!

我就好像掉入詐騙集團的最後圈套,突然有一種感覺....不趁此時更待何時呢??

我活到30多歲第一次進急診室,如果這次沒玩玩看抽鼠蹊部,下次可能就沒機會玩啦....

 

那不是虧大啦!!!! 那不是虧大啦!!!那不是虧大啦!!!那不是虧大啦!!!

 

我的內心劇場的最後結論居然是這個!!!!!!!!!!!!!!!

 

好!!」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冒出這個字。

 

而這位剛剛說話很溫柔、動作慢慢的護理師,突然趁勝追擊地馬上轉身把簾子拉好、清場,就開始進行....(而我還在一陣迷惘中)

 

 

護理師很快地在我兩側該逼開始找動脈血管,

下針時,就像蚊子叮咬一樣 (果然平常有養肉還是有點好處拉~~),

沒多久,一管管的血就這樣抽出來,不到30秒,整裝結束。

終於結束了我抽血驚魂記。

 

 

 

 

一小時後,驗血結果出來,是病毒型引起的不適,以及伴隨的脫水現象,也就是所謂的急性腸胃炎,在成人表現的就是諾羅或輪狀病毒。

因為我才剛化療完,抵抗力弱,所以很容易中獎 (聽說最近到處在流行是嗎?)

 

由於有脫水,醫生建議從血管放軟針,直接從靜脈補充水分比較快!!

(我心裡想,連抽血都找不到血管,還想要放軟針,這怎麼可能阿!!??)

幸好我雖有反胃想吐,但還沒有吐,也就是說還能夠稍稍從喝稀釋的運動飲料補充看看。

 

 

 

這時就要好好謝謝我的經紀人老公了,他就像個定時鬧鐘一樣,每隔一段時間就把昏睡的我搖醒喝水,就這樣不間斷地持續一整天!!

 

 

只是用喝的補充真的太慢了,我還是好虛好虛,眼睛幾乎都打不開 (除了可怕的抽血時刻,眼睛可大得很....)

醫生徵詢我的意見,看是否要等待排住院,但要排多久不知道,得在急診室耗著。

 

 

 

正在猶豫的時候,

聽到護理師在跟隔壁床的年輕人叮嚀說,「等下出院前請你家人先到藥局領克流感,記得克流感要按時服用,不可中斷.....」

 

登嘞!!!!!!!!!!!!!!!!!!!!!!!

什麼?? 我居然跟一個得流感的年輕人相鄰一整天!!!

 

 

 

頓時覺得,急診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我還是快快打包回家好了!!!

如果真有狀況,再回乳外門診請主治醫生評估排住院吧!!!!

 

 

 

就這樣結束了我人生的急診初體驗,也算是平安落幕了,感謝主阿!!!!!

結果可憐我的老公J, 今天腸胃好像也中獎了,希望他能夠安然度過阿!!!!!

 

附上一首我非常喜歡的詩歌,Still (後來發現這首歌也有中文翻唱,名為安靜) 。

這首歌是我在荷蘭念書時第一次聽到的。

還記得當時是因為某一段研究卡住,有點挫折。

反正卡都卡了,日子還是要過,所以我就聽著耳機、騎著腳踏車在城市晃阿晃,

突然被它曲目中間激昂的旋律震撼到,仔細聽歌詞居然很受安慰。
 

When the oceans rise and thunders roar 當大海翻騰 雷聲怒吼
I will soar with You above the storm   我與你展翅暴風上空
Father you are King over the flood   父你仍坐王在洪水中
I will be still, know You are God  我要安靜,知你是神

Hillsong United – Still

Hide me now
Under Your wings
Cover me
Within Your mighty hand

When the oceans rise and thunders roar
I will soar with You above the storm
Father you are King over the flood
I will be still, know You are God

Find rest my soul
In Christ alone
Know His power
In quietness and trust

When the oceans rise and thunders roar
I will soar with You above the storm
Father You are king over the flood
I will be still, know You are God [x2]

Find rest my soul
In Christ alone
Know His power
In quietness and trust

When the oceans rise and thunders roar
I will soar with You above the storm
Father You are king over the flood
I will be still, know You are God [x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d is Love! 的頭像
God is Love!

~抗癌媽媽向前衝~

God is 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