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朋友分享的文章~

雖然我自己並沒有將手機靠身體很近 (通常都放在包包),不過也是個提醒啦~~

=======================================================================================================================

http://cht.naturalnews.com/chtbuzz_buzz002858.html
 

麗莎‧貝利博士 (Dr. Lisa Bailey) 領導的新研究引發了人們對於手機輻射和乳癌可能有關聯的擔憂,研究對象為四名年齡介於 21 到 39 歲的年輕女性,她們都患有多發性侵襲型乳癌。

研究人員發現這四名患者產生乳癌的位置都在她們手機擺放的位置附近,經常一放就是一天 10 小時,持續數年;她們都沒有乳癌家族病史,也沒有其他已知的乳癌風險。其中一名患者蒂芬妮‧法蘭茲 (Tiffany Frantz) 表示她把手機放在自己的胸罩內長達六年,而她 21 歲就患上乳癌。她的母親表示:「我們並不知道這樣有風險,直到她被診斷出乳癌,就在她放手機的那個位置。」醫生不得不切除蒂芬妮的左乳房。

手機會發射一種無線電頻輻射,過去已有研究顯示暴露在這種輻射之下有腦瘤、癌症、心血管疾病和憂鬱症等等重症的危險。2012 年的電磁波風險評估報告總結:「有足夠的證據顯示經常暴露在磁場當中可能會是導致乳癌的危險因素,病例對照研究中也有非常有力的證據顯示:長期暴露在極低頻磁場中可能罹患乳癌。」

目前主要的國際規範來自國際非游離輻射防護委員會 (ICNIRP),但是這些準則並沒有對帝芬妮這些由於無知而將手機放在靠近自己身體部位、最終患病的人提供保護,同樣的也沒有保護在家庭和在工作場所都暴露在高磁場中的人,現存的磁場限值是 904 毫高斯 (mG),這個數字比起獨立研究觀察到會產生不良生物效應的水平還高上 90 倍!

即便是手機業者也建議使用者將手機擺放在離自己任何身體部位 3.8 公分以上的地方,只是這個建議被淹沒在使用手冊密密麻麻的小字當中,並沒有受到重視。既然當前的安全限制早已不足以保護大眾健康,為甚麼不更改法令呢?


◎加入《NaturalNews臉書》週一到週五把推薦優質健康文章送給你,讓你打開FB就不錯過。

◎加入
《NaturalNews噗浪》健康小幫手與你分享與討論每日最新健康大小資訊。


參考資料
http://www.naturalnews.com/043070_cell_phone_radiation_breast_cancer_electromagnetic_fields.html

 

God is 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全文刊載於 北醫百合溫馨聯誼會 第十一期會刊)

我是個全母乳媽媽,民國1048月確診罹患乳癌第3期時,二寶剛滿四個月,而大寶也剛滿三歲。起初,只因乳房上側突然出現一個過去沒有的小硬塊,好多天卻推不開,到婦產科診所用乳房超音波進行檢查,判斷是乳腺炎,吃了三天抗生素但小硬塊仍在。再回診,醫生只表示還沒完全好,但是有通、需要一點時間,所以又再拿了三天的抗生素繼續吃。由於硬塊不大,婦產科醫生也說有改善、又疲於家務和孩子們,所以其實我也沒太留心在這件事情上。

 

不過由於親餵寶寶一直不大順利,所以轉而尋求哺乳顧問的協助,當時這位哺乳顧問、同時也是位小兒科醫生,看了硬塊後覺得不大像乳腺炎,就特別叮嚀我,如果半年後硬塊仍在就要回醫院專科檢查,這時才發現原來乳房是有專科的,而我生產的北醫就有。

 

還記得當天進入診間時,洪醫生看到超音波時,就直接說要做切片,還真有點嚇到我。我馬上跟醫生說,我的寶寶才快四個月,會不會是乳腺炎?醫生想了想就說,也有可能是乳汁變硬,所以就轉而拿空針刺那個硬塊,但幾乎是抽不出任何東西。後來醫生很親切地說,通常他會建議過三個月再回診觀察,但是他覺得或許直接做個切片比較安心。由於大醫院病患很滿,醫生本來要約隔周再回診做,但一聽到家中有幼兒外出不易,馬上答應在門診結束後就幫我做,當天輪到我進行切片時已晚上七點多了。

 

隔週切片結果:乳癌第二期,腫瘤2.5公分,且疑似移轉到淋巴結,約2公分。我和先生嚇傻了!! 由於我還在哺乳、30多歲、家族不屬高風險群、且飲食清淡、很少外食,所以我壓根也沒想到這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難過、我生氣,我抱怨上帝給我這個難題,一想到兩個女兒還這麼小,我就悲傷到無法自抑。確診後隔兩天,我先生說,「我們絕不能單打獨鬥,來發代禱信吧!!」我們開始告訴教會的朋友、牧者,也陸續收到很多的關心與建議,也加入了一個由乳癌病友組成的小組。很奇妙地,心情平復不少,好像也沒這麼難過了。

 

沒想到這只是個開始。開刀當天,比預期的時間還要久,因為開刀時才發現淋巴感染的狀況比預期還要多,因此洪醫生花了更多的時間將右側淋巴全摘除。化驗報告宣判,由於我的淋巴感染多達20多個,因此期數直奔三C,而且腫瘤特性還是最麻煩的三陰性,也因此化療用藥上醫生建議每次小紅莓、紫杉醇、癌德星三種藥劑一起下。除此之外,奶量豐沛的我,還得面臨在化療前要完全退奶,以及手術後傷口因為母乳滯留而引發的感染問題。

 

記得確診之後的每次回診,我都好害怕,害怕又有什麼爆點出現、擔心又會有什麼皮肉痛會臨到我。

 

我還記得第一次化療時,身體不舒服、半夜睡不著,不免又開始和上帝抱怨為什麼開刀後讓我從第二期變成第三期、孩子還這麼小,就是很多不滿的情緒一擁而上。和上帝激烈拉扯完之後,突然有個很平安的感覺跑出來,神說,「你不知道其實是我即時救了你嗎? 」想想也對,如果不是去年七月突然胸口有個誤以為乳腺炎的小硬塊跑出來、如果不是位置很容易摸到,或許我也不會突然發現了。

                                                                                             

這次的經歷又再次提醒我,學習感恩、多禱告,我相信我人生這段很重要的第二旅程,神絕不會輕易缺席,不僅保護我、更深信祂會救我到底。

 

回想過去這九個多月的積極治療,光是化療副作用如此少,就要感恩 (我在最後一次化療時,還很認真的問醫生,是否要再加碼一次,讓復發率再降,我想可能沒有這麼瘋狂的病人了)。而這段時間,因為生病而認識幾位親如姊妹的戰友,我感恩;和小孩、家人關係也有些微妙的改變,我感恩;有些心中過不去的生氣,神透過很多奇妙方式醫治了,我感恩;一直以為在教會很低調沒什麼朋友的我,卻因為這場病不斷地被許多人照顧與關心,我感恩…

 

有時候想想,這個人生插曲好像一場夢:

從沒想過自己會在三十多歲成為一位癌症病人、被迫提早思考人生的課題、也開啟了一連串經歷神的過程;也從沒想過我人生中居然會認識這麼多癌症朋友,或許也因為自己親身走過,更能感同身受:曾經陪著新手癌友一起禱告一起流淚,原來聖經說「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羅馬書 12:15)  就是這種感覺阿!!!

                     

感恩的事情細數不完,這段路神賜下的平安超乎所求所想。更感謝主,生了一場病,祂不只醫治我身體的難處、更醫治了我心裡的難處,而且不只我個人、連夫妻關係、親子關係全都改變了,更重要的是,和神的關係也改變了,不只一次的與祂在靈裡相遇,慢慢解開了過去的枷鎖,原來在靈裡得自由就是這種感覺阿!!

 

走過這段路,我也開始學習覺察自己,更愛自己,既然有機會能「再活一次」,不是當更要好好過嗎?況且,生死這種事誰也說不準,既然操之不在我,我唯一能做的不就是更要「活在當下、好好活著」。

 

感謝主,讓我在這段旅程中,又有新的學習,當我將目光從地上轉移到天上,當我學習用喜樂代替悲傷、當我開始更多的「覺察」自己、更愛自己,當我用更多的感恩取代抱怨,好像恐懼的力量就沒這麼大了。

 

原來,想清楚了,就不害怕了!  

文章標籤

God is 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